明星:倦怠

明星:倦怠。明星:倦怠。华丽而忧伤的珠宝饭
——《蒂凡内的早餐》

明星:倦怠。 原著中的霍莉是一个贪婪的交际花,而赫本清纯高贵的气质却使得这个角色仿佛来到大城市追梦的小姑娘,天真善良,不羁野性,略带波西米亚风。最后未获得梦寐以求得财富却收获了爱情,两人寻得猫咪并在雨中拥吻是观众喜闻乐见的结局。却让蒂凡尼的早餐真正的作者怒不可遏:“她本来应该变得有钱和丑陋,可是直到最后她还是那么漂亮和贫穷!”
明星:倦怠。明星:倦怠。     小说是犀利晦涩的文学作品,或许只有一小部分人会欣赏卡波特的才华,并为其精彩的文字击节叫好,而影片是大众的,需要迎合大多数人的口味。除了少数纯粹的艺术片,多数影片瞄准的目标是票房。导演和编剧实际上是合谋篡改了原小说,将其改变为名字相同而内容大相径庭的另外一个故事。
明星:倦怠。       电影中的霍莉常常跑到蒂凡内珠宝店,对上流社会浮华的倾羡排解着她的痛楚,在观望浮华、排解忧伤时她显得无比优雅。生活清贫的她把物质看做了一切,她为了能给自己和即将退伍的弟弟无忧无虑的生活而日夜穿梭在交集舞会中,举止优雅动人,让人着迷,丝毫看不出她是从农村来的丫头,却在弟弟去世的时候爆发出让身边富豪惊诧的疯狂举动,她唾手可得的财富和地位瞬间溜走。

       黎明的纽约大道仍在沉睡中,一扇扇紧闭的店门似睡眼,大街的周围都蒙着一层浅浅的灰蓝色。远方天空透出一丝微光,街灯点点,斑驳寂寥。一辆醒目的黄色出租车开到了大厦底下,从里面跨出来一位穿黑裙的年轻女人,她身材纤瘦,发髻高耸,盘成当时流行的样式,脖子上绕着白色的珍珠项链。她站在蒂梵尼珠宝店楼下,抬头仰望店门口,以及高高贴在墙上的雕塑,雕塑上方的钟,时针缓慢地爬向六点。静立片刻,她走近蒂梵尼的橱窗,欣赏着里面的珠宝,从袋子里拿出早餐和饮料吃了起来。她留恋地从一个橱窗转到另一个橱窗。她侧了一下头,似打量,也似思索。她欣赏完了橱窗里珠宝,也就结束了早餐。她轻快地向另一条大道走去,黑裙便一下一下地晃远了。这时,大道尽头的天空已经微微露出点儿淡橙色。开头的这一小片断中,背景音乐缓缓地流淌着,悠扬宁静。
       这个女人是霍莉,这就是蒂凡尼的早餐。
       《蒂凡尼的早餐》是导演布莱克·爱德华兹的作品,改编自美国杜鲁门·卡波特发表于1958年的同名小说。爱德华兹运用荒诞与喜剧的格调将一个年轻女人向往上流社会,一门心思努力傍上富人故事拍摄得如此浪漫美好。美好——这也是全片奥黛丽·赫本的角色给我的印象。她演绎了一个清丽而不俗腻的交际花形象,混迹于纽约社会交际圈,去化妆间挣得50美元。正是因为奥黛丽的表演,霍莉的身份变得隐晦,并没有像其他类似的电影直接地用肉体,用黑暗面展现出来。她的表演让角色变得优雅明亮,带着小鹿的灵动。因此,她对金钱的赤裸欲望变得不那么令人讨厌,甚至会让人不得不同情她的命运。
       蒂凡尼是美国纽约一家顶级珠宝店,能来此消费的多是富贾名流,它本身象征着富裕奢侈的生活。早餐,关乎着霍莉的生存基本。蒂凡尼的早餐,其实质是仍处在生活底层以做交际花为生的霍莉,只能站在橱窗外面仰视她心心念念的珠宝,渴望过上富裕的生活。
       我对其中一个场景印象特别深刻。霍莉以前名叫雷美,她的前夫是个乡下兽医,他来到纽约想带霍莉回去。霍莉拒绝了,在医生搭上车后,她敲开医生的车窗,握着他的手含泪对他说:医生,我爱你,但我不再是雷美,不再是了。汽车带着医生离开后,她擦着眼泪对身边的保罗说:你知道最可怕的事情是什么吗?我仍是雷美,那个十四岁偷火鸡蛋和在田里奔走的雷美。但现在我得说,那是些心绪不宁的日子。
       她不想再当雷美,雷美只是个为生存而活着的乡下丫头。这种穷困无依,寄人篱下的生活才是她心绪不宁的本质。为了摆脱这些心绪不宁,她往往会去蒂凡尼,因为“那是个宁静高贵的地方,那里不会发生什么不幸的事情”。所以,唯有有钱,才能让她有安全感,踏实感,也唯有傍上有钱人成为了她努力的目标。纤瘦美丽的霍莉在纽约这座都市里,只能依靠当交际花来养活自己。她天真烂漫,俏皮可人,却又贪慕虚荣,优雅颓废却带着些轻佻不羁,是如此生动而又矛盾的一个女人。这样的人儿总是讨人喜爱的,她身边的有钱男人换了一个又一个。然而她在酒醉时称呼他们为“rat”,意思是卑劣的人,跟耗子差不多。当前夫劝她回家和同样贫穷的保罗对她表白时,执拗的她都断然拒绝了,她知道她想要什么,最不需要的却是爱情。当然,按照当时电影的一贯做法,最终保罗在大雨中的一番话,让执迷不悟的她彻底清醒了。她与保罗走到了一起,当然是浪漫结局。小说中的霍莉可没有那么幸运了。
       对于揭露社会的残酷,金钱对个人生存的挤压这个主题来说,《蒂凡尼的早餐》是过于轻浅了,它的本意也不在于此,它只是想告诉人们,在纽约这座繁华都市里,有这么一个喜剧浪漫的故事,符合当时人们对电影的期待。在这里,我不打算用我的价值审视霍莉拜金,一心傍个有钱人的赤裸欲望,不想一本正经地抨击资本社会的罪恶,更不愿意称颂爱情终可以战胜金钱之类的假浪漫。既然影片就是要展现出霍莉的这些特别美好的方面,那就好好欣赏好了。我只是想欣赏那个在都市里既保持着天然本性,执着追求的经典又时尚的女孩儿。
       不知道是因为奥黛丽·赫本这个演员本身,还是当时的流行趋势,它成为了时尚界让人津津乐道的佳作,每一幅赫本的造型可谓是经典笔法,总会被人截图为赫本的形象画面:赫本穿着小黑裙,戴着宽檐帽,吹着哨子招车;她穿着小黑裙在舞会中优雅地吸着细长的烟杆;她头上扎着毛巾,懒散地倚靠在窗台上弹着吉他唱《月亮河》;她穿着橘红色毛呢外套,戴着褐色圆帽与保罗去逛蒂凡尼,恶作剧地去偷廉价商店的面具;她穿着平底鞋在家里织毛线;她穿着浅米色风衣在雨里寻找她丢失的猫。这些不一而足。她是霍莉,更是奥黛丽·赫本,一个让人觉得特别美好的女子。

范典/文

    无论是罗马假日还是蒂凡尼的早餐都让我有种困倦无法剧中精神的观影感受,大概是影片除了赫本的美貌,再无其他吸引我的东西了吧。